<noscript id="qgkug"><xmp id="qgkug">
<optgroup id="qgkug"></optgroup>
  • <tt id="qgkug"><rt id="qgkug"></rt></tt>
  • <label id="qgkug"><code id="qgkug"></code></label>
  • <code id="qgkug"></code>
  • 產品分類
    您的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新聞中心

    風電政策醞釀轉向 企業爭議調整時機

    發布日期:2014-10-28 瀏覽次數:

    在一年一度的北京國際風能大會上,發改委醞釀調整風電價格的消息成為參與量最大的討論議題。贊成者認為,下調風電價格,使其與傳統能源同價競爭是必然趨勢。反對者認為,調價可能會對目前不景氣的行業造成更大的打擊。

    言下之意,以目前的行業狀況,并沒有能力消化下調的電價。目前,風電上網電量占總電量比例偏低、企業虧損面較大,棄風限電現象沒有得到根本解決。

    調價時機

    上述會議上,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名譽主任陸一川直接拋出問題:為什么調電價?職能部門根據什么認為目前的市場有能力來消化調價空間?搞區域性的一刀切是不是合理?

    得益于國家對新能源的政策支持,風電行業已經經歷了連續十年的快速增長。盡管目前正在遭遇發展瓶頸,高速增長中的質量和效率問題也屢屢被詬病,但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風電等清潔能源與傳統能源在同一個平臺上競爭長期來看是必然趨勢,也是風電從替代能源走向主力能源必須要經歷的。

    而同臺競爭的基礎就是價格。兩個月前,為疏導燃煤發電企業脫硫、除塵與電價矛盾,發改委下調了火電的上網電價,平均燃煤機組降價水平為0.93分/千瓦時。

    陸一川認為,在風資源豐富地區,風電一定程度上有能力和傳統能源競爭。但是由于各種問題,我們現在還沒有把能力都釋放出來。

    “決策機構不能因為某些企業的原因,或者并不確實的利潤水平,來決定全行業的價格,并且如此大幅度的調整,必然會對行業形成巨大的沖擊!标懸淮ㄖ赋。

    也有更為委婉的批評者。10月23日上午,金風科技總裁王海波表示,任何一個制度的出臺,都是為了保證行業健康發展的目的。風電是國家多次鼓勵,并放在戰略層面的新興事物。任何一個機構出臺的政策,都不應該跟戰略相沖突,這個行業應該有一個平穩的、穩健的持續發展。 

    而在中國風電集團開發總監任廣金看來,現在并不是調價的好時機,“在目前成本增加的情況下降價,風電裝機能不能完成國家2020年的目標都是問題!

    此外,棄風限電、補貼不及時、配額制不到位、電網的搭建速度等問題都被認為是現在不適合調節電價的主要原因。去年,有約162億千瓦時的風電因無法并網外送或被當地消納而棄用,今年4月,國家能源局發出通知,棄風限電較嚴重的地區,在問題解決前不再擴大風電建設規模。此外,與會人士稱,補貼的審批緩慢和大量拖欠,也進一步加劇著企業的資金壓力,使得三角債的現象非常普遍。

    擔憂的不只是企業,三角債的一方是銀行。新興產業的風電盡管屬于銀行優先支持行業,但政策的變動不得不被列為貸款的風險之一。

    “我們現在要考慮的關鍵問題就是上網電價調整和棄風限電的問題!敝袊ㄔO銀行(4.05, -0.01, -0.25%)信貸管理部一位負責人表示,這個行業需要很穩定的政策,如果開發商盈利能力下降會直接帶來銀行的不良資產率,而開發商的融資能力也會直接影響到設備生產商。她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道,貸款周期和項目周期一般是匹配的,項目進行過程中突然發生政策的變動,這對于銀行來說是一個很不好把控的風險。

    政策轉向

    風電上網電價調整的風聲由來已久。有消息稱,國家發改委和能源局曾在一年前就召開了風電企業座談會,表達了重估風電電價的意圖。今年9月,發改委價格司召開座談會開始征求意見。

    按照征求意見稿,凡在2014年12月31日之前核準的項目,2015年6月30日之前并網發電的,執行原電價標準,其他的根據不同的標準降下來。根據此前媒體報道,調價標準為,初步設定風電標桿電價原先0.61元/千瓦時的地區每度下降2分錢,其他區域每度下調4分錢。

    寧夏回族自治區能源局一位官員對本報記者表示,今年實施調整的可能性非常大。盡管是必然趨勢,但當地能承受的最高調價幅度是2分錢。

    寧夏的上網電價此前劃定為0.58元/度。按照上述標準,應該劃到“其他區域”一類,需要承受4分錢/度的下調。 

    2009年,按風能資源狀況和工程建設條件,發改委劃分出四類風能資源區,并相應制定風電標桿上網電價。上網電價分別為0.51元/度、0.54元/度、0.58元/度、0.61元/度。政府在其中根據各省區市風電標桿電價與當地煤電標桿電價的差價給予風電價格補貼。

    未來要作出調整的不只是上網電價,還包括政府對行業的補貼。據能源局市場監管司副司長黃少中透露,考慮完善價格補貼機制,促進風電進入市場。同時,將取消分類補貼。對所有的可再生能源企業,不再是按類來分補貼,而是設計一個總的金額,促進風電、光電、水電等競爭,誰的成本低誰先開發,誰的成本高往后排。這樣能夠節省補貼,提高補貼效率。

    目前,各行業的“十三五”規劃正在緊鑼密鼓的制定中?梢灶A見的是,未來國家對風電、光伏廠商的支持力度會越來越小。

    歐洲的同行們已經經歷了這個先甜后苦的過程。

    在外企公司看來,政策的調整意味著應該降低度電成本。風電巨頭維斯塔斯亞太中國區總裁博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政府意圖是非常明顯的。中國現在一方面要有大規模的發電,另外一方面也看到,風場越來越向低風速以及超低風速的地區轉移。對于這個變化,我們要降低度電成本,并提高現有風場的發電量。

    據統計,2006至2010年五年間,中國風電幾乎每年新增裝機量超過100%。來自中國風能協會的數據顯示,2010年總裝機容量達到全球首位。預計到2014年底,我國風電累計裝機容量將達到9000萬千瓦,提前完成“十二五”規劃目標。而到2020年裝機目標將翻番,達到2億千瓦。 

    最新相關新聞
    怀化水艺天下玩一次多少啊